说起深圳,您会想到什么?孺子牛 速度 创新,还是这个城市彻夜不息的车水马龙 人来人往,抑或是这个城市孕育的机遇和暗藏的挑战?截止到今天,在深圳,留学生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他们为这座城市的创新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也成为支撑这座城市各项发展的中坚力量。今天我们在这里,以传承启航为主题,和深圳几百名留学生代表一同,做一场属于留学生的节目。

【海归学院落户龙岗 助推深圳海归创业】

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秘书长张学军:今天应该对我们深圳市广大留学生来讲,是一个非常值得庆贺和记忆的日子。因为今天,留学报告基地深圳基地,和海归创业学院 深港学院落户在深圳龙岗区,这也是欧美同学会开展的一些助推海归人员留学报国事业的一个重要的举措。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的留学第一人是珠海的容闳,1841年第一个去留学。然后他回来以后,开启了1842年晚清政府的留美幼童,开启了第一次公派留学生。改革开放以后,从1978到2014年底,我们国家共有351.84万名留学生。我们了解这些归国留学人员,他们在出国留学的时候我们做调查,有74.48%的留学人员有留学归国的意愿。据了解 在这里面,硕士以上学历者,有三分之一有创业的愿望,就意味着有三分之一的人,百分之二三十的人是要回国想创业,特别是高端的。大量的,三分之二的人是就业需求。

张学军:我们搞这个海归创业学院,专门是针对广大留学归国人员,为他们的创业提供服务,是他们创业的助推器,是他们创业的加速器,也是创业的服务员和保姆,所以我想创业是这样。除此之外,满足广大留学人员就业需求,我们今年还开展了一个叫全球百城同台海归人才招聘会。国内91个城市,国外主要留学国家24个城市,全球115个城市同时举行。我们当时总会场是在我们的欧美同学总会,通过视频连线,和日本 和韩国的学联现场视频。国内的和长沙,和山西太原现场视频。还有一个 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把全球的我们广大中国留学生真正连接起来,这是就业方面。那创业呢,我们今年4月17号成立了海归创业学院以后,4月27号,就在天津成立了首家地方学院,现在发展很迅速,地方的需求很旺盛,都在纷纷找我们,来要求成立海归创业学院。我们因为这是个响应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的一个举措嘛,也是一个新事物,我们也在摸索,所以摸索到现在七个多月,不到八个月的话,我们现在基本上一些的方法已经我们现在想清楚,比如说 海归创业学院,我们通过地方学院,在有条件留学人员集中的一些地方,创新创业氛围浓的地方,成立地方学院,为海归创业培训。同时我们还要有一个叫创业大讲堂,现在每个月在我们总会百年大讲堂里面,每个月都要请一些知名的创业成功的海归,为一些青年海归们讲创业的心得,讲创业的经验,让青年海归们自己的项目在当场路演,还请一些海归的风投基金,海归背景的风投基金,一些基金来现场的听这些路演。有的时候,可能就现场要给他们一些投资。投资以后,就从他们有项目 有想法 有愿望 有需求,给他找到钱以后,那么我们把它可以放到我们全国各地的一些留学报国基地去孵化,我们提出来免费三年孵化。比如说我们留学人员,是全国各地哪儿都有,他愿意,广东的愿意回家乡来,那么你就可以到深圳来,有的其它的可以到别的地方,就各个地方都有我们的留学报国基地,所以报国基地加海归创业学院的模式,就会使我们大量的这些留学人员的一些项目,它具有落地的可能性,具有成长的可能性。

那把这个留学报国基地和创业学院放在咱们深圳,您觉得有一些什么样的特殊意义没有?

张学军:深圳当然有及其特殊的意义。深圳不用讲了,深圳是全国人民最向往的地方,它是改革开放的成果,深圳这个地方是一直充满着活力,我当年记得我第一次到深圳是1988年,当年是刚刚留校在大学里当老师刚当了两年,在北京首都来的,按道理 也是大学老师也见多识广,当年第一次到深圳,虽然漫天黄土,没有什么好的道路,但是那是国家的希望,非常震撼。但是我觉得从1988年改革开放开始,经过30多年,深圳还一直走在前面,我觉得这个地方还是一个创新创业的沃土。深圳是创新创造最佳的地方。创业落户最佳的地方,你像我们陈宁学长,选择这里落户就选对了,因为这个地方是人才积聚,能够有着很多优势的地方。我们把海归创业学院深港学院放在深圳,还有个特别的考虑,还有它是一个地缘优势,应该讲香港特别行政区,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是我们祖国大家庭的一个成员。过去改革开放的时候,深圳开放是借助香港的地缘优势,是借助香港的便利,然后香港的人民支持内地,支持深圳的改革开放,对我们作出巨大贡献。现在我们内地发展以后,反哺回去,一定是,这样的话 要两方面说。香港要面临第二次创业,香港现在的情况,经济结构,它的城市各方面的它需要面临第二次创业。创业无处不在,创业时时可行。所以香港要面临,香港要发展,重新恢复它过去的荣光,它需要创业。那么创业按香港本地的资源和禀赋来讲,它已经失去了很多的优势,它只有背靠祖国,背靠内地,深港联手,才能有香港的第二次腾飞。所以我们深圳发展起来以后,不要忘记香港兄弟啊。还有一个,我们香港青年大学毕业以后,那个地方地域太窄了,就业机会太少了,那么它创业的环境不如内地。这样的话,就是我们通过深港学院,通过深圳这个地方的海归创业学院,吸引大量的香港青年到内地来就业,特别是创业,我觉得也是助推香港腾飞,助推我们中华民族复兴的这么一个举措。所以我觉得深港学院,我对深圳这个深港学院给予了很高的期望,所以在设立的时候跟书记我们一直在商量,一直在说,深港学院成立,我希望他们借助咱们院士,香港中文大学,借助我们香港的工商总会,要吸引香港青年到这儿来。

张学军:我们时代在变,留学的途径在变,留学的目的地在变,但是一直没有变的就是留学报国的这种爱国主义精神。这是欧美同学会一直高举的旗帜,也是我们能够历经百年而不衰,能够得到党和国家,能够得到人民认可的一个核心。所以我想,如果说对一些年轻的学长们,学弟学妹们,要说希望的话,回报桑梓 落叶归根 世界之大 风景这边独好。

【工业机器人取代劳动力已成大势所趋】

莱恩精机董事长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畅志军:因为那个时候,中国跟日本的差距太大,差距比较大,跟国外的差距很大,国人工资收入跟国外的收入相差非常悬殊,那个时候如果说你自己不在外面,去靠你自己打工,去学习 去生活的话,那你就没有办法去往下做的。实际上我们这一代的人基本上都是出去以后靠自己打工生活留学的。日本其实读工科博士的人也不是很多,日本作为一个制造大国,也是有工匠精神。那么这些的话,其实在日本这个国家体现得很深。智能方面的,还有计算机方面的,还有机器人方面的,我觉得一定是一个方向。

畅志军:其实我是从公务员,到国营企业,然后又到合资企业,在那个年代,我们对于国外的这种了解甚少,非常少。我们只知道我们的国家自力更生 艰苦奋斗,又要创出来很好的产品等等。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国外在这方面走在我们前面许多,出去以后看到国外的一些先进的技术,还有先进的管理,还有一些先进的理念以后呢,感觉到是不是自己也有机会能够出去。那么这时候,其实就是有这样一个心态,然后也非常愿意出去看一看,学一学,这样一个心情走出国门的。

【亲情支撑 归国创业终成最后归宿】

我知道您当时出国的时候,好像已经结婚 有孩子了。

畅志军:是的 我的小孩已经一岁多了,一岁零四个月,所以出去的时候其实是一个小家庭了,也就是说在那个年代,其实大家都不富裕,特别是要出国的时候,国外的高昂的一些生活费用,学习费用,其实也给我们在出国前夕,就是说感觉到应该如何去做,怎么办,家里面怎么办,自己出去怎么办等等各种各样的不安的心情其实都有。但是还是想的,如果说能出去一趟的话还是值。

其实畅先生可能没有直接的说对妻子的这份歉疚之情,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我们节目开始前,他要求我们的工作人员给他准备了一束鲜花,他要在今天这个场合把这束鲜花送给他的夫人,以表达对她的谢意和爱意。接下来呢,我们就掌声请出畅夫人,我们掌声有请。我们请畅先生把这束鲜花亲自送到夫人的手上。畅先生有什么话要对夫人说的吗?

畅志军:我们结婚已经二十八年,人生以来第一次献花,所以在这一点上可能,妻子可能也并不见得能够容忍我或者理解我,我们这一代人可能这一点上确实做得不好,就是说在这方面的话还请老婆多多包涵。

畅夫人:今天这个场合让我非常非常地感动,创业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后悔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相濡以沫,我们相识30年,在这30年的当中,我非常感谢我的丈夫,给予我很多很多的机会。我们在日本共同留学,回来以后呢创办了这个公司,在这个公司的创建过程中,我看到了丈夫每天辛勤的工作,从早到晚,没有一个完整的休息天,这一点也是让我非常非常地感动。虽然他没有给我献过花,但是他每一个成绩就是对我辛勤劳动的回报,也是对这个国家的回报。作为一个妻子,我非常希望我的先生,身体健康 万事如意,作为我们的公司,我也希望它健康发展,能够成为像华为这样的一个公司,为我们中国争气,在世界上让人们真的爱上Made in China。

【百万人流十秒锁定 让机器“看懂”世界】

深圳云天励飞CEO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陈宁: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因为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尤其是非常支持我的一个家庭,对我的帮助非常非常大。我们是做视觉芯片的,也就是机器人的大脑芯片。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所以在创始团队组建上面,跟我的联合人等于是我们是四年之久的合作基础,所以我们的创始团队应该说是具备了一个很强的一个跨界创新的这样一个基础,而集群大脑芯片,其实就需要人工智能和集成电路这两个领域的一个跨界的创新。大家顶着烈日,自己扛着摄像头,跑街串巷去踩点,去采集视频,去研究这个位置架设的高度 角度 光线这些细节,这是我们自己去一步一步的去把它摸索出来的。我女儿还三岁的时候,她有时候都管我大儿子叫爸爸,因为爸爸总是不在她的身边。我觉得中国留学生其实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吃苦,能用心坚持去做一些事情,感觉整个那个环境和氛围就是造就了你可以安安心心,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要利用他原来的技术积累,和他原来的经验,又需要他有一个空杯心态。

陈宁:我们这个技术呢,其实包括很多科幻片,包括《速度与激情7》里面的这些技术呢,其实里面的一些底层技术,尤其是最近三年随着谷歌推动深度学习的技术,已经逐步成熟。不能说像那么大规模的,比如说在一个国家,甚至全球去实现。但是在一个区域范围内,其实已经可以说,这些技术已经可以逐步实现,逐步落地。比如说基于我们的人脸识别和后台的大数据处理,以及前端的智能的视频处理和分析,我们已经在龙岗铺设这个试点。我们这个试点的目标是可以在十秒钟之内,在一个百万人的区域内,定位任何一个人在过去两年的历史轨迹。

那您觉得在美国的这个留学生活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陈宁:最大的收获肯定就是在那里碰到了我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我一个好朋友,然后他是中科大少年班的郭沫若奖的得主,每年科大会有一名郭沫若奖的得主,人非常聪明,好多问题我都不理解他是怎么解出来的,所以他是我的CTO,我非常幸运能够在佐治亚理工学院碰到了这样一位我们合作有14年之久的一个创业伙伴。

陈宁:创业的话主要还是我感觉大趋势吧,也是有幸加入了千人计划,我也是比较早期的千人计划。大概从2012年开始,我们两三年的时间,走访了中国很多的智慧城市的建设,很多智慧城市的建设更多的是原有的一些技术和产品的一个集成,更多的是一些硬件设施的搭建,但是其中的这个智慧化和智能化的亮点还是相对比较少。在今年的软银的大会上预测,2018年机器智能将超越人类智能,2040年我们的身边会有一百亿个机器人,也就是我们正处于一个电子信息时代向人工智能时代转变的这样一个转折点,因此我们一批的海归朋友其实对这个也讨论已久,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把握住这个机遇,能够把我们的所学能够有更大的一个发挥。

【好心态是金融博弈的第一要素】

深圳道朴资本董事长 中国量化投资之父 王红欣:深圳的和北京和上海的都有机会,但最终我选择了深圳,有很多具体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我觉得深圳这个城市还是比较现代化,比较简单的一个城市。如果从美国到香港,从香港到国内,第一个我是坚持以专业化的路线,所以我觉得我人生的一些价值观,职业的发展,包括专业能力的成就,是在美国这20年期间建立起来的。我觉得要把自己的身段要放下来,要重新去证明自己,在过去的经验里面,在新的市场还是有效的,要通过结果来获得大家认可。

王红欣:金融经济它是个虚拟经济,它和实体经济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一个国家包括中国,投入了这么多的社会资源来扶持金融行业的发展,这么多社会的优秀的人才投入到金融行业,它绝对不是为了炒作和投机,它是因为金融行业是一个现代经济成长起飞转型的助推器和翅膀。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的话,像2002年 2003年,中国几大银行都要破产了,它是借助于上市,借助于引入海外的战略投资者,借助于资本市场的转型,才使中国的银行成为世界上最领先最成功的银行。中国的好多私人企业 民营企业也是借助于天使投资 风险投资 股权投资和二级市场的成长,来使这些企业腾飞的。所以我认为,金融一个有效的运转的金融市场,是实体经济长期发展的基础。我觉得人生第一个,最重要的是心态要好,另外看问题要看得长远。其实人生就是个不断归零的过程。我在美国20年,从留学到读金融博士,到开始在这个行业工作,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中国现在是一个快速发展 快速变革 经济转型的时代,是我们年轻人,或者不是很年轻的但是有志向的职业经理,我们是有一个创新创业的追求。所以这种情况下呢,我觉得还是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一些专业用更直接的方式来实施,所以创业实际上是实现自己理想和追求的最有效 也最辛苦,但是最长远的一个路径。

【女人有温柔的力量 强大而不强势】

宇业集团CEO 艾登国际医疗董事长 周文川:女人有温柔的力量,强大而不强势。其实我们从小因为有这样一种责任感,其实我们普遍都会有自己很独立 ,很少做判断方面的意识,其实这和家里面的一代有的时候是很难共存的。你走出来之后,和社会的这种融合接轨,对你的管理和约束是很少的,会更加逼迫你的独立性。但是我觉得比较遗憾的就是,同学之间可能没有像中国那么深厚的同窗之谊,这其实是我有的时候回国久了,会蛮羡慕同龄人的一部分。我并没有一个成熟的团队和一个已经稳定运营的业绩和现金流在后面支撑。我同时面临的在人才和在企业的这个发展状况上,其实又是一个完全创业型企业所面临的状况。所以这两种压力加在上面,我觉得确实还是挺不容易的。

周文川:其实我觉得从刚才最开始前面看欧美同学会创立的历程 历史,我觉得确实一代代出国人员的目标 背景 情景都在发生变化,从最初的救国兴邦,可能再到二三十年前我们希望确实是一个技术上的领先,和生活环境的不一样。而到了今天,其实当我走出,我觉得其实现在迈出国门已经变得越来越容易,在我看到的,就是在我心目中,我更强调的是一种交流和融合。我希望因为我们走出去,我们真正的也懂得了,懂得对方的文化,也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文化。在这个过程中间,我希望是不PK,我希望是强强联合,各自用各自的资源和优势,一起合作共赢。我觉得可能确实也是,我能感觉到,就是在刚才这些前辈,包括在我爸爸这一代,因为我爸爸是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代大学生和研究生,我觉得他们普遍有更强的大历史观 大战略观,和很强的家国情怀。我觉得可能我们这一代人会更希望强调整合 跨界 交流 融合。我也希望就是,新的这些海归,而且我觉得深圳也是很有这样气质的一个城市,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在今天中国这么强大的今天,因为我觉得今天中国已经从最大的产品输出国已经转变成为了资本输出国,我希望新的海归人员可以在不一样的时代背景下面,实现我们不一样的历史使命。

百年留学潮,孕育了五代海归浪潮。从留美幼童到新文化运动旗手,从中国第一条铁路设计者到共和国建设的重要力量,从全球化时代高科技创业精英 金融巨子,到如今正在成长却不可小觑的新生代海归。实践证明,广大留学人员不愧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有生力量,这是中国近代史的缩影,是华夏子孙自强不息,发挥我们中华智慧,在世界谱写壮丽诗篇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