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财富 增值生活,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财富来了》,我是主持人孟雪,感谢南方基金、恭喜发财金融网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1月4号,李克强总理考察太钢,提出好产能要优胜劣汰。而在之前工信部的会议上,也提出国家将设专项资金促僵尸企业退出,其中钢铁行业首当其冲。从种种迹象来看,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步伐加快,本期的节目我们就和大家一同来聊一聊钢铁板块投资机会。首先介绍一下今天作客演播室的嘉宾,是来自前融资本的执行董事刘奎军先生,和华林证券的私人业务部副总经理胡宇先生。

【钢铁行业现新变化 引发市场关注】

一直以来产能过剩,甚至传出裁员减产消息的钢企,看上去没有太大的投资价值,但是近期钢铁行业发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两件事情引起了分析人士的注意。一是行业景气度核心指标钢材价格,从11月15号开始反弹,板材如热轧期货价格,从1600元涨至1900元,涨幅近20%,冷轧价格部分地区涨幅甚至高达400元。二是钢铁股启动普涨,从8月至今,大部分涨幅约为30%。

其实我们发现近期市场在大幅调整的时候,唯独钢铁板块反而显得还是比较抗跌的。甚至在有几天的时候,还逆市翻红。怎么看待钢铁板块近期的这种强势的表现?

刘奎军:其实我觉得钢铁板块最近的强势表现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钢铁股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整个市场反弹过程当中,一直是滞后于市场的,相当于在这个市场的尾声它有一个补涨,因为大家在不断地挖掘这个没有上涨的品种,所以是一个补涨的一种情况。另外一种情况,它的一个诱发点,那么就是钢铁行业的一个改革,那么我觉得整个钢铁行业可以说是越来越差,形势也是非常地不好,包括有些大的钢铁企业大规模地减员 减产,以及产品的库存的挤压快速地上升,所以说很多钢铁企业的业绩是快速下降。那么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大家看从11月底,尤其是1月4号,刚才主持人所提大的,总理也是对这个钢铁行业进行了一个考察,像太钢,实际上这都是些积极的信号,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我们的监管层国家开始关注这样一个非常糟糕的一个行业。

由于它的产能太落后了,那么既然政府决定出手了,所以说给这样的一个行业和板块带来了一些政策上的扶持。

刘奎军:可预期的一个机会,所以说最近钢铁板块,我们看到资金也开始关注,股票也开始变得更加活跃。实际上我觉得钢铁从行业角度来看,可能它的机会并不大,但是从政策行业来看,钢铁行业现在面临着国家对钢铁行业的一个关注,以及进一步改革的一些政策落地,所以说在2016年,可能整个钢铁行业会有一个这样的政策落地的一个市场预期。

那胡宇怎么看呢,近期的钢铁板块的这种上涨。

胡宇:这一波其实像钢铁的企稳或者说上涨,它原因是来自于政策底的扶持。那么政策底出来以后,会不会出现市场底和业绩底,还需要等待我们看后面的机会。所以这只是第一步。

那我们再来一同来关注一下这个钢铁行业的目前的估值水平是怎样的。

刘奎军:除了极个别的像宝钢这样的一些企业还有一个较好的盈利能力以外,实际上现在钢铁板块差不多是50几家公司,这些公司大部分现在都是处在一个亏损或者亏损的边沿,整体平均市盈率是比较高的,比较高的。所以我认为目前整个钢铁行业的一个估值水平,没有任何的优势和它的价值,除了以宝钢为代表的少数的龙头企业以外,部分都是处在一个高市盈率的状况。同时对于钢铁行业未来来看,我觉得钢铁行业,它不是说产能过剩就一定完全地把它整个钢铁行业覆盖掉,也不是这样的。虽然我们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对钢铁的依赖度在降低,同样我们对钢铁的需求可能会升级。怎么样的升级呢,就是原来一种粗放式的这种需求,可能会变得更加地精细化,专业化,比如说特钢。特钢我们知道近一段时间以来,与特钢相关的一些企业,走势是特别地强势,成为钢铁板块活跃的一个部分,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特钢它是一个技术含量比较高的,也是将来包括我们的管理层所提出来的,对钢铁行业的供给侧方面的一个改革,也是想在钢铁的源头,能够让它的一个水平提高,生产出来的钢铁质量提高,那么能满足我们更高的一个需求。这样的话,实际上这个去产能准确地讲是去落后产能。

【钢铁业产能过剩 面临破产重组潮】

尽管近十年来国家对于钢铁业产能过剩,频频调控但是收效甚微。国内钢铁行业面临高产能和需求低迷的双重压力。据估算,今年中国粗钢产能大约有10.6亿吨,中国工信部副部长冯飞表示,钢铁产能过剩问题比较突出,而且是一种绝对性过剩,同时也有结构性问题全产业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破产重组潮。从估值的角度来看,目前钢材板块的估值处于相对低位,而供给侧改革有望从行业绩效、企业转型、要素价值重估、和外部政策资源倾斜等四个方面提升整体估值。

胡宇:对钢铁行业来说,可能是需要一个重新的转型的一个过程,有可能会转成为一个互联网公司,也可能成为一个电商的公司,也有可能成为一个新兴的一个业态。

如果是实在那个产能我们能这样理解,太差的,它本身可能会变成一个壳资源是吗?

胡宇:有可能,很多业绩不好的企业它可能连续两年亏损了,就变成ST了,那这个时候的话它可能要考虑新的业务。所以对于钢铁行业来说整体而言确实是一个行业,是一个夕阳行业。但是就算是有的新的需求,好比说它的特钢方面,在一些专用的钢方面,有一些升级换代,有些创新,但是它的需求还是不可能像过去2008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由于4万亿出来以后,带来这种大幅的房地产投资带来的这种大幅的增长,是不可能出现了。所以未来整个钢铁行业的整个有效需求是不足的。所以我们说估值,从市盈率的来说,是不值得一看,因为它基本上多数是亏损的。那怎么办呢,我们用市净率。用市净率的角度来看的话,它也不一定很有投资价值。它也许还没到0.8 0.5。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觉得周期股的投资价值是来自于下跌,下跌得比较厉害的时候,发现它市价是一两块钱,就像去年4月份的时候,很多钢铁股才一到两块钱,这个时候我们觉得随便买一个组合,买个五六只的,一块钱左右的钢铁股是很有投资价值的,结果它涨到五六块钱,涨了四五倍。现在来看的话,钢铁股我们觉得,它是一个政策驱动的事件驱动的一个机会,也就是说从投资价值的角度来说,可能还需要等待。所以这一次我们觉得供给侧的改革也非常重要,就是因为它需要对国企,这些落后的产能,僵尸化的一些企业给它出清掉,然后实现让整个国企的这种业绩提升,让它经营效率提高,让它能够更好地符合市场的竞争环境。这个过程我们觉得,对钢铁而言,对煤炭而言,包括对一些有色金属而言,可能都是一个系统性的一个机会。但是这个机会会不会在2016年现在这个时点出来呢?倒不一定,也许现在只是一个初期阶段,也可能还会再跌,跌过以后,真正有机会的时候可能是6月份。我觉得可能会有点机会。

就是说也可以现在布局。

刘奎军:实际上现在整个的钢铁行业的这种改革,也是一个资源优化的一个过程。因为之前整个钢铁行业的确是乱象丛生,不仅业绩比较差,产能比较落后,另外整个的经营现在也是比较散乱,人才流失也非常地严重。这些当然最终是哪一些公司先整合,哪些公司被整合,哪些公司机会更大一些,的确现在也是一个不大确定的东西。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那么也就是说钢铁行业在进入2016年已经成为高程重点关注的一个落后产能特别集中的一个大行业,从机会角度来讲,2016年的钢铁行业还是非常值得去深度挖掘的。

其实刚刚说到破产重组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机遇,那么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投资人怎么去识别到底它是一个机会呢,还是一个陷阱呢?

胡宇:首先就看股价的表现,股价如果已经提前表现出来了,它有可能变成一个多头陷阱,但是如果它是不断地下跌过程当中跌出来的机会,那这个时候,假设政策一方面的刺激,它就会变成一个事件驱动的一个时机。同时的话我们要看到这些不管是重组也好,还是并购也好,确实这里面,有很多投资者他是没有办法享受这种信息的不对称的这种优势的,所以这个时候的话,可能更多的还是专业机构投资者,占据了优势,它可能会通过它对公司的这种分析了解,然后挖掘到一些有这种并购的,有资产重组机会的一些题材,他才能够把握住这个先机。所以对很多不具备这种信息优势的投资者而言,他可能需要去的是做组合,情愿错失一些大的黑马,但是也不要因为单独买一只股票而出现可能重组失败,连续跌停的这种局面,所以最好的方法可能是作一个组合。

刚刚也是聊到,在整个钢铁板块当中,那么大家分别转型的方向也不一样。而且有的可能就是作为壳资源,有的可能它是朝精细化的一个程度去发展。那么在众多的钢铁板块中,我们投资人怎么去选择一些值得投资,强势的一些钢铁个股呢?

刘奎军:我觉得从三个方面去考虑。首先钢铁股也有非常有价值的品种,比如说宝钢,宝钢这样的一个公司应该说在中国钢铁行业来讲它是钢铁中的钢铁,我们国内的钢铁企业,可以说也就惟有宝钢能在与世界的像新兴企业之内的能有一点竞争的能力。所以说像宝钢那样的,业绩又比较不错的,作为真正的具有价值估值优势的品种,进行价值投资,我觉得这是一种选择。更多的,我觉得从改革角度来讲的话,重组也罢,改革也罢,我觉得还是要看它的一个大股东。比如说刚才我们所提到的,像韶钢。韶钢本身就是一个大股东实力比较强大,而且从改革预期来看,和它的一个总资产的状况来看应该说是非常活跃的一家上市公司。那么像这样的上市公司在改革预期的强烈推动之下,我觉得应该是作为一个首选,可以去重点地关注,这是第二个关注点。那么第三个关注点的话,也是刚才我们所提到的,专业化生产水平比较高的,向精细化方向发展的,像比如说我们现在整个军工行业的快速发展需要特钢,特钢也是今年市场钢铁板块当中最活跃的,也是龙头之一。特钢的话现在比较看好的,像比如说西宁特钢 大冶特钢这样的一些企业,因为他们是生产特钢,可能在未来有这种题材所带动,所以说特钢的生产企业容易受到资金的一个追捧。这也是为什么一月份的特钢的股票特别地活跃。这是第三个看点。我觉得这三个看点的话在钢铁股的选择上可能基本上就能够覆盖掉大部分的一个市场的机会。

你们觉得最近的这个钢铁股板块的投资机会,刚刚胡宇也聊到了,他更看好应该6月份去介入,那么到底它这次的投资机会是短期的还是一个中长期的呢?

胡宇:短期有机会就来自于政策的这个机会。我们是供给侧改革这个概念出来以后,其实它是有原因的嘛。首先就是因为资源股,像钢铁股这些股票,前期跌幅比较大,大家对于它的预期是比较差的,那么一旦有个政策出来,就超预期了,市场自然会追捧它。但是这种政策一旦到了一个热度逐渐消退的时候,它自然会有一个新的压力,抛售的压力,会使得这个股票往下走。所以我们觉得现在系统性的机会可能还没到,因为整个系统性的机会就在于整个估值压力还比较大,整个市场的这种下跌空间可能还没到底之前,现在去买钢铁股,可能我们会觉得会有机会买,这是一个短线的机会,如果它跌透了,跌出空间来了以后,这个时候我们去买钢铁股,可能会觉得更便宜,更有优势。而在这种系统性机会风险还没有释放之前,现在我们觉得它只是一个短线的机会。而从长线的角度来说,在今年上半年整个大行情不配合的情况下,去主动做多一些品种,它会有风险。

【“钢铁魔咒”为何成为炒股秘籍?】

在近年来的反弹行情中行业整体低迷的钢铁股在反弹末期往往集体大涨,成为行情的“压轴表演”。而在市场所谓的“钢铁魔咒”也成了部分股民的炒股秘籍。不少股民最关注的离场指标就是钢铁股。特别是钢铁股中走势较为活跃的品种,一旦有异动涨停,便做好了一揽子股票止损的准备。

其实通常我们也看到有一个钢铁魔咒,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关注,通常认为整个钢铁股活跃的时候,也预示大盘会进入一个尾声,一个调整期。那么我们这一次的钢铁股的活跃,又会出现这种魔咒效应吗?

刘奎军:这与钢铁股本身的特征有关系,因为钢铁股历来它是一个最不活跃的板块之一,所以往往在一波行情下来之后,它最后才反应,就是大家炒来炒去炒了很多,不知道炒什么的时候,最后一发现钢铁股还在地下趴着,所以说这个资金就短线追进去,一追涨以后,钢铁股一涨起来,那么整个市场就开始跳动,慢慢地就在市场中形成了这种所谓的钢铁魔咒。实际上在10月底11月初也挺灵的。这个钢铁魔咒非常明显,钢铁股一涨,大盘就迅速下了一个台阶。所以我觉得从钢铁魔咒角度来讲,这毕竟是过去和历史。但是在未来的话,整个钢铁面临着政策的一个高度的关注,和改革的一个良好预期,我觉得钢铁魔咒可能会被有效打破,尤其是随着注册制的实施,那么整个股市的这种股权结构也会发生比较大的的变化,所以对钢铁行业来讲,我觉得从行业角度来看,建议是以长期的角度去关注,但是从炒作机会来看,还是以短线的思路为主。

那胡宇怎么看待这个钢铁魔咒呢?

胡宇:它成为了市场最后的一根稻草,反而把激发整个下跌的行情,所以对于钢铁魔咒来说我觉得确实有这个道理。就像当年大家很多人说,这个中石油一样的,中石油只要一涨停,行情必然就会往下走,就是它有这个护盘的这个效果,但是它又没有达到最终引领这个行情持续往上的这种节奏。所以在现在个时点上面,我们去看行情股的话,我们觉得需要等待,等到新的下跌机会跌出来以后,可能这个政策还会发酵,那么这个供给侧的改革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所以这个时候的话,后续的配合政策的刺激,加上一带一路,包括新的一些新的政策出来,都还也会导致它这个钢铁行业重新有一个新的炒作机会。

不管这个钢铁魔咒是不是灵验,那么最后还是想问一下二位,对近期的行情尤其春节前的这段行情怎么看?

刘奎军:我觉得对于春节前的行情尽可能是多看少动。因为在一月份,市场整体是下了一个台阶,明显是在技术上形成一种下降趋势,新的下降趋势,所以短期扭转的话有一定的难度,尤其从以前的几个交易日,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难度。另一方面我们知道这个注册制的在2016年的强推,本身的市场也有一个比较大的压力,还有这种解禁,所以短期来看春节前的这段时间,建议投资者还是尽可能地多看少动。

胡宇怎么看春节前的这段行情?

胡宇:春节这段行情确实是市场也是超预期的一个下跌,带来的这种趋势的破位,带来投资者信心的恢复也需要一个过程,所以暂时来看的话,也没有找到好的一些机会,也没有找到好的亮点,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既然整个市场的估值水平又不算是特别地便宜,也没有说跌出一个足够的安全边际,那可能确实需要去多看少动,保持一个适度谨慎吧,等到春节前我估计市场有一个企稳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