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来了》利率下行 股市暴跌 春节后该如何调整投资思路

过年期间,市场变化非常地快。1月份人民币的贷款创历史新高、证监会换新主席、香港地价暴跌、股市跌跌不休等等都非常值得关注。变化意味着风险,也蕴藏着机会。那么猴年伊始,我们应该如何投资理财,在变化中找到合适自己的投资机会呢?

 

本期嘉宾:

前融资本执行董事刘奎军先生

财经评论员唐文胜先生

 

金融的基础是货币,货币政策对整个金融体系影响是巨大的,我们先来看一看,近期的货币政策情况如何。

 

1月信贷投放“超常规” 多增逾万亿元

 

2月16号,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2016年1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51万亿元,同比多增1.04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数据大幅超出市场预期和历史同期均值水平。1月M2(广义货币)供应量为141.63万亿元,同比增长14.0%,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42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1.37万亿元,均大幅超出前值和市场预期。1月社会融资规模大增,主要来源于新增人民币贷款。

 

信贷超常规针对实体经济 对股市有促进作用吗?

 

刘奎军:我觉得如果说仅仅是针对救市的话,可能没有那么准确,并不一定是针对市场。我觉得更多的还是针对实体经济。货币投放毫无疑问嘛一定是正面的带动作用,因为本身这样一个万亿量级的增量的投放,对实体经济来讲它不管是反应的时间是快还是慢,但是它是有一定的刺激作用的。而这样的刺激作用对如此低迷的实体经济来讲,一定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至少短期来看,不管是打吗啡性质的,还是说是强刺激,一定会有正面的作用。而实体经济有正面带动作用的话,毫无疑问,我们的股票市场也会相应的会有一个反应,而且股票市场的反应可能比实体经济反应来得还要快一些。

 

回顾“4万亿” 避免走老路

 

回顾2009年4万亿的教训,虽然在信贷超增的2009年经济迅速复苏,但是也埋下了产能过剩的祸根,而且由于货币超发,中国经济在2010 2011年陷入滞胀。多家机构预测,近期无论是加息或者降准,类似宽松货币政策出台的可能性很低,宽松货币政策可能继续延后。

 

大规模投放的货币可能去了哪里?

 

刘奎军:从整个资金的流向和公开的数据来看,主要的还是流向了房地产和一些基础设施建设。而且房地产并不是商业地产为主,还是以个人消费住房贷款为主。所以我觉得从整个的资金流向来看,还是好像又回到了一个原有的,像2009年一样,靠基础设施建设、靠房地产来带动经济的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当中。实际上新兴产业,一个腾讯起来,可能有一万个类似腾讯的企业倒下了,但是房地产就不是这样的,你一万个投资房地产的,可能像去年的深圳,一万个赚钱了,但是一万个投资新经济的,可能9000个亏钱了。流出的资金自然会选择去向。

 

除了1月份的信贷投放量超预期之外,大家近期我觉得最关注的就是证监会又换新主席了。从我们的历史来看,我们换了这么多任的主席,除了尚福林那一任他是超过了三年以上,剩下的好像基本上都是到了三年就是一个坎,就开始换了。

 

肖刚做主席 到底有功有过?

 

唐文胜:去年的股灾有三次,这种振动幅度也是历任主席都没有经历过的。这种三次股灾的确这个社会财富,投资者的蒸发得非常大,这个我觉得是摧毁了一代投资者。你不要单纯以为这些投资者是散户 是赌徒,不是的,他们也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也是人民 也是群众,他们是代表了我们很多投资者的一个心声。

 

刘奎军:肖钢主席在任的三年时间内实际上A股市场发生了很多的大的变化,而且肖钢的一个危机处理能力也是很强的。比如处理光大乌龙指事件,在2014年也是直接推出了史无前例的沪港通,让我们A股市场面向国际化迈出了重要一步。2015年的杠杆,包括对券商行业的支持,也带动了一轮上涨行情,尤其是创业板,典型的一个超级牛市。随之而来的去杠杆到底是证监会主导的,还是说是由证监会更高层次的官方所主导的,当然 这个我们就不去深入探讨,但是去杠杆的确是引发股灾的一个导火索,而这个导火索一旦被点燃之后,以肖钢主席为代表的整个证监会层面表现出一种束手无策,所以大家认为肖钢主席有很大的过。

 

证监会换帅 对股市有何影响?

 

唐文胜:这个放在两会前,两会前如果出什么大的政策,甚至大的人事变动,它一定会希望股市稳定向好,我觉得监管层把它当作一种利好,安抚投资者,安抚市场信心,当成利好来发布的。

 

刘奎军:我觉得市场总是认为下一个会更好,有期望这个是正常的,符合人的心理,也符合市场的心理。但是我并不认为由肖钢主席换了刘士余主席,然后肖钢不能解决的问题刘士余就一定能解决。我认为他会更努力的去工作,但是我们知道,这个证券市场它不是一个人说了算,这需要一个系统化的,包括一行三会,包括国务院,甚至包括我们投资者的素质的提升。所以我相信在刘主席上任,可能在肖钢的基础上会让中国的证券市场更往前迈一步,但是我绝对不会认为他能来解决肖钢解决不了的所有问题。

 

2016年资本市场的风险和投资机会如何?

 

刘奎军:就风险方面来看的话,我反而觉得通过2015年的大规模的风险释放,可能2016年的风险相对来讲要小很多,也可能市场在2016年整个就是一个振荡走底的过程,非常耗时间,所以我觉得可能时间风险会大于下跌的绝对空间,而且不排除在两会之后,因为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头一年,可能在政策力度上,包括货币政策的这种预期转好的情况下,那么市场不排除会更向好一些。所以我认为2016年在2015年大幅下跌以及1月份的大幅下跌之后,可能相对来讲,至少在上半年我认为机会是大于风险的。

 

唐文胜:我基本同意刘奎军的观点。我认为就是在市场经历了2015年的三次大的血洗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熊市来了,几乎所有人已经为熊市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实战准备,那么恰恰证明了2016年会比2015会更好。我觉得这就是物极必反,因为钱还在里面,投资者还在里面。另外我们也看到了,央行的大规模的放水,这些水在社会上沉淀着,它早晚会找一个契机,也会流入到股市。

 

除了股市,大家对未来房地产市场也是非常地关注。在2月12号的时候,我们发现这样一条重要的消息。就是香港拍了一块地,这个地价非常之低,甚至大家都觉得比二线城市的省会级城市南京的地面拍出的价还要便宜。大家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信号,就是说房地产市场在经过连续上涨之后,一定会有一个调整的需求了。

 

楼面价下跌7成 香港房地产开始下行?

 

2月12号,香港地政总署公告显示春节后首次拍卖的一幅位于新界大埔区地段,第221号的住宅用地,成交价为21.3亿港元,公告显示,该幅土地出让面积为37696平方米,最高可建楼面面积为107100平方米。以此计算,楼面价格仅为19880港元/平方米,土地面积的成交单价为56500港元/平方米。这次拍卖地块的楼面价与2015年9月出让的同一地段的地块相比,价格大幅下跌了近7成,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森15号表示,香港金管局需要时间来判断香港房地产市场是否进入下行周期。

 

刘奎军:我觉得这个不具备代表性。媒体也提到了,实际上是因为环保问题,这块土地只是一个个案。整体来看的话香港的房地产的确是在下行,但是没有那么大的幅度。整个香港房地产的走势我觉得更多的还是取决于香港它的定位,以及香港经济的变化。我们内地现在传言比较多的是香港的繁荣已去 大势已去,肯定是走下坡路,但实际上我们发现,香港在比如说港口 教育 医疗等等 甚至体制方面,有很多东西依然是内地所无法企及的。所以我觉得这可能仅仅是告诉了大家,香港的房地产市场可能不再像之前一样大规模的上涨,现在整体会趋向于一种更加理性,或者适当的回调,一个平稳的状态。

 

香港地产市场下行对深圳影响大吗?

 

刘奎军:其实这个影响我觉得会比较小。因为毕竟 香港虽然跟深圳很近,大家都把香港的地产价格跟深圳相比。但实际上在完全不同的体制范围内,它的价格是不能够同日而语的。比如说2015年深圳房价涨幅49%香港其实也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我认为内地可能还是更多的倾向于内地政策。而香港的话应该说更多的它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特别行政区嘛。我觉得深圳跟香港不能够做一个直接的比较,它会呈现一个独立的发展态势。

 

国家近期出台的去库存刺激政策对深圳房价有什么影响?

 

唐文胜:对这个深圳影响我觉得影响并不大,当然 有个微妙的影响,就是深圳的豪宅,它有一个政策,就是深圳的豪宅它的契税会下降。某种程度上它是鼓励你去买豪宅。

 

刘奎军:我觉得疯涨的概率是非常小的。因为房地产的走势不像是股票,它的联动性很强。虽然房地产它整体的大趋势是在向上的,但也是一波三折的。去年经过大幅上涨之后,深圳的涨幅今年能够维持在相对高位,因为现在也是政策方面给予压力,包括城市竞争的问题,包括政策调控的问题可能都会抑制过快的一个房价的上涨速度。目前来看我认为整个2016年可能对深圳房价来讲,更多的是一种稳定发展的一年,大家不要再期望去年49%,今年是不是再50%这个可能性。

 

唐文胜:因为深圳它的投资意识非常强,资金流动非常快 高效,所以它提前到位了,我建议即使要买,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未来会有比这更低的价格,甚至跳楼的价格。因为可以看到,有钱的都在买房,因为房子不会跌,但是这很明显这种看法是幼稚的。将来持有这些看法的,他会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包括房价不涨了,包括自己承受不了月供了,因为很多资金它是拿高杠杆去做房地产投资的,这些人将来会被逼着不得已把房子卖出来,或者他也会转变观点房价会跌,这个时候你会有比现在更低的价格去入手,我觉得多份耐心,机会还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