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规土委:查违工作是2016年重中之重

2016年,全市对违建将采取怎样的措施?对于存量违建又将如何处理?昨日上午,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王幼鹏以及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市海洋局)党组成员、市规划土地监察支队支队长覃跃良一同做客由深圳市互联网信息办、深圳报业集团、深圳新闻网推出的大型网络互动服务答政访谈类栏目——《民生二维码》,王幼鹏表示,2016年是城市管理治理年,查违将是今年市规土委工作的重中之重。

“1+2”文件

体现政府查违决心

王幼鹏在节目中表示,今年是城市管理治理年,对城市建设、规划、运营应该说是一个全面检讨和整治的过程。土地是这个过程最重要的空间资源,对于深圳来讲,快速发展30多年,土地资源非常有限,面对资源非常匮乏、发展进入瓶颈的情况,如何节约使用土地,怎么发挥土地最大的效益,怎样挖潜土地资源,是规土委最重要的一项工作。2016年,规土委的首要任务就是围绕市委城市管理治理年开展工作,其中查违工作是重中之重。其实从2015年起,市规土委已经开始打响全市查违工作攻坚战。

王幼鹏指出,“1+2”文件出台后,民众非常关注,网民更是称其为史上最严文件。查违是深圳城市建设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不可回避也不能一拖再拖的。“1+2”文件体现的是政府查违的决心,这个决心就是要面对35年来积累的历史问题。既是城市治理问题,也是土地空间再利用的问题。“1+2”文件的考虑是比较全面的,要面对的话就要有共识,有共识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违建顽疾伴随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不断变化,而且涉及量非常大、范围广,深层次问题较多。违建破坏了法治、破坏公共服务,也破坏了城市规划的实施,所以违法建筑产生和城市每个人的生活、城市未来发展息息相关,若治理得不好,未来的发展计划及整个城市管理都会跟不上。市委市政府表现出直面问题、壮士断腕的决心,要持之以恒地解决这个问题。

减少违建

对深圳发展的制约

作为主管查违的市规划土地监察支队支队长,覃跃良也指出,深圳违建是伴随着深圳高度的城市化、工业化过程的产物。深圳土地经过1992年、2004年国有化以后,已变更为国有土地。但是实际上土地二元结构没有变化,土地实际上还掌握在原居民手里,造成土地管理方面的困难和矛盾。

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土地增值收益博弈,再加上早期的粗放式发展使违法建设伴随这些过程而来,深圳发展比较快,违建问题也比较严重。“历史要敢于面对,对这本账要清楚。包括它的结构和当事人的一些情况。切实按照‘1+2’文件要求,要全面疏导、全面治理,尽可能减少违建对深圳发展的制约。实际上,土地是产生违建最核心的一个问题。一定要客观、实事求是、分类来处理。土地是作为深圳发展过程当中给快速城市化提供重要生产资料的要素,在土地管理博弈的过程中,必须要有创新的思路。中国土地管理是刚性的,刚性的管理并不能够处理好利益双方的冲突和博弈,要按照现代化、国际化的城市规划来实施,这是市政府要打破的第一个矛盾要素。因此国家部委给予深圳市规土委很大支持,将深圳市作为2012年以来土地管理制度改革一个试点城市。利用创新的土地管理制度,解决这个历史问题,要用历史的眼光和创新的思维来解决。制度设计上必须全覆盖,必须讲明白,将政策覆盖到全市。对土地或者违法建筑的处置要有多种方案,以对应市场发生的情况。市政府政策、措施要落地,切实执行,久而久之查违就可以推进下去。”覃跃良说。

他还强调,严查违建是历届市委市政府都高度重视的。但是由于前面所说的一些原因,到目前为止,违建一直都体现出屡禁不止的现状。在这个过程中,社会的共识不足。比如社区、基层对发展和规划的认识矛盾,这个共识难以形成。不同的群体对违建危害性的认知也不足。政府执法因而遇到很大困难,导致执法环境差。法规的强制力也不够,基层执法队伍素质和能力也不足。30多年的历史包袱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疏导的一些政策或者疏导的力度还不够。土地城市化以后,很多历史问题还需要尽快定论,这些原因需要政府加大力度并且从根本上系统地解决。

“违建破坏了法治、破坏公共服务,也破坏了城市规划的实施,所以违法建筑的产生和城市每个人的生活、城市未来发展都息息相关,若治理得不好,未来的发展计划或者整个城市管理都会跟不上。市委市政府表现出直面问题、壮士断腕的决心,要持之以恒地解决这个问题。”

——市规土委主任王幼鹏

举措

外地取经结合本地情况

多方面系统性处理违建

谈到深圳违建的现状,是否有从别的城市发展中取经的可能?王幼鹏说:“每个城市或者每个区域每发展一段,产生的违建形态和内容不一样,但是应该说各个城市或者说发达城市经历过的一些经验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据他介绍,最近全国查违工作在浙江召开,浙江用3年时间做了一个专项行动,在全省范围拆除4亿平方米违建,当地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其中不少做法值得深圳学习,比如先难后易,如抓重要案件、重大项目,干部带头。香港遗留违建还有40万例,值得学习的就是法治建设和法治管理。日本东京这样的城市在发展过程当中,比如说对于房屋的治理方面、管理方面是非常有经验的。每个城市、每个国家都有不同,都值得深圳市借鉴学习。“1+2”文件里面亦有提出借鉴其他城市发展过程当中的经验,比如治理、拆除没收、法治建设方面。

实际解决违法建筑必须要让市民看到一个系统性工作和实施的问题,王幼鹏表示,政府已经有一些试点或者一些行动:比如说农地入市,实际上就是针对集体土地未开发的土地,这是违法建筑最容易产生的土地,这样的土地能不能拿出来跟政府搭一个平台利益共享机制,所以农地入市案例有了,这是一个方式;城市更新,通过城市二次开发,对一些违法建筑把它纳入二次开发体系里面;比如土地整备,对原农村社区,所有社区历史上的问题一次性解决,该规范的规范,该留地的留地,政府有施政需要的要让开。包括现在土地的清退,对原先不符合规划的一些低效土地整合移到高效地方,把这些土地清退出去。对不同类别的土地采取不同的措施、不同的做法,也让市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尤其是集体社区根据他们实际情况跟治理政策对接起来。比如,违法建筑要先制止住、管理起来。违法建筑产生的安全问题、质量问题都要管理起来。然后再去分类、再去按不同时期罚没、消灭、确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