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那群鸟儿,会否与深圳“失约”

由于深圳湾几处光滩改种植物,三月份远道途经深圳的鹬鸻类候鸟们或失去落脚点

深圳湾“光滩变绿地” 那群鸟儿今年还能见到吗?

鹬鸻类水鸟也是深圳湾的明星鸟。鸟类调查者提供

再过几天,在澳洲的大部队弯嘴滨鹬等鹬鸻类水鸟就要启程,飞回北方繁殖地,而深圳是它们这一趟长途旅行中生死攸关的休息站。按照往常的迁徙路线和时间表,这些远道而来的候鸟将在3月底至5月期间旅居深圳。

但从深圳鸟类保护者的观察看来,今年,弯嘴滨鹬等旅鸟或在深圳无法找到落脚的地方。

近日,深圳鸟类调查者们公布了深圳水鸟调查数据。数据显示,在鹬鸻类水鸟最主要的停留地——原F1赛场即目前在建的人才公园,鹬鸻类水鸟数量急剧减少。连日来,记者随同深圳鸟类调查者走访在建的人才公园现场,发现此处的泥石光滩被种上了红树等植物,光滩变成绿地。

“老朋友”铁嘴沙鸻,今年还能见到吗?

2010年9月21日,在澳洲的Roebuck Bay,一只铁嘴沙鸻被戴上环志(鸟类学家出于监测候鸟迁徙路线的目的,给鸟类戴上的脚环),此后连续多年,深圳鸟友都观察到这只戴有环志的铁嘴沙鸻,这只铁嘴沙鸻,俨然已经是深圳多年的“老朋友”。

这只铁嘴沙鸻是全球候鸟“东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上的一员。

在深圳,黑脸琵鹭、大白鹭等水鸟已经为市民所熟知,其实,身材较为矮小的鹬鸻类水鸟,同样是深圳生态名片中不可或缺的成员。每一年春季,在东南亚和澳大利亚越冬的它们,北上北方繁殖地的途中会选择在深圳湾落脚,在这里休息、觅食,补充能量后才有体力继续北迁,秋季它们再经过深圳湾南下回到越冬地。深圳湾公园附近在建的人才公园(原F1摩托艇赛场)就曾经是它们连续多年的落脚点,它们是深圳生态环境的另一种表征。

据深圳观鸟协会多年的跟踪观察,从2014年至2016年,每年9月到第二年4月连续8个月的候鸟季里,连续3年均有大批量的鹬鸻类水鸟在F1摩托艇赛场出现。2014年4月7日当天记录总数超过5000只,其中包括南方少见的斑胸滨鹬、小滨鹬、流苏鹬等珍惜鸟类。

“在F1赛场工地的光滩边坡,到处可以见到疲惫不堪饥肠辘辘的鹬鸻类水鸟。”资深鸟友说。2014年,记者曾前往该地点,发现几处光滩边坡上有数以千计的鹬鸻类水鸟。因为水鸟数量多,连赛场工地的工人也印象深刻:“很多,密密麻麻。”

多年追踪水鸟调查的鸟友说:“最后一次记录是在2016年9月,当时它由北向南飞往澳洲方向越冬。现在三四月,它们要从南方回到北方繁殖,但是否能在深圳再次见到这位老朋友,现在成了未知数。”

2017年3月14日,记者再次来到人才公园工地,工地环绕着一片内湖,水泥道路和湖之间隔着的草皮和泥滩,泥滩就是鸟友口中的“光滩”。正值中午涨潮,按照水鸟以往的生活习惯,它们会在涨潮时回到这两块光滩上休息,是观测记录的最佳时刻。可是,记者在现场停留了一段时间,以往几块能聚集很多水鸟的光滩上,并没有见到任何鹬鸻类水鸟。后来只在深圳湾公园日出剧场区域的小离岛上发现几十只鹬鸻类水鸟,有的种类水鸟甚至以个位数进行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