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伊始,很少有人能想象的到,这一年会有一个悲伤的开始,当人们还沉浸在上海陈毅广场踩踏事件的沉痛中时,我们的朋友圈再次被一个叫做“何振梁”的名字刷屏。也许你对何振梁并不熟悉,但是白岩松的一句话,或许能够唤起你对这位老人的记忆。他说:天堂要办奥运会,所以何老去了。
   没错,“奥运会”就是这位老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标签。其实在北京奥运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极少能在媒体上找寻到这位老人的消息。直到1月4日的下午他的名字才再次成为所有媒体聚焦的关键,但人们看到的却是这位“奥运老人”在北京去世的消息。

 

何振梁:“申奥之父”的奥运人生


   北京时间2015年1月4日下午15:50,中国奥委会名誉主席、中国申奥第一人何振梁先生因病去世,享年85岁。作为新中国第一位国际奥委会委员,何振梁曾经担任国际奥委会执委、副主席,为北京成功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国际奥委会在1月4日当天就在官方网站首页发布了这条消息,在表示哀悼的同时,网站还对于何振梁的生平进行了详细介绍,正文部分有454个英文单词、2298个字符。除此之外,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还要求自1月5日起为何振梁先生去世下半旗整整三天。
   在中国的朋友圈里,何振梁这个名字也被无数人提起,最早发布消息的应该是中体产业竞赛集团副总裁、中国明星足球队的领队王奇。1月4日办完5点左右,在他的微博上出现了这样一段话:“今天下午3点50分,何老去世了,悲痛欲绝。从1990年亚运会前夕跟随何振梁,25年了,何老将奥林匹克理想传递给我们,又和许多热爱奥林匹克的人民把奥运会带到中国。何老今天走了,很是伤心。”
   其实何振梁老先生1990年就查出肾功能有问题,后来肾功能越来越衰退,医生要求他一天的工作时间不要超过5个小时。但是在北京奥运申办期间,何振梁自知自己身上担子的分量,所以一刻也不敢停下手中的工作。再后来,北京成功申办2008年奥运会,何振梁的工作转为奥运会的筹办工作,也就更忙了。那时候,何老的愿望是2008年之前,一定不要透析,一定要能在2008年手持火炬出现在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但是当时何老的病情已经日渐严重,直至发展成尿毒症。
   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之后,何振梁仍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工作,他又投身到为南京申办青奥委会的繁重工作中去。2010年2月,何振梁中断透析治疗前往加拿大担任南京申办青奥委会的陈述人。当国际奥委会正式投票选出南京作为2014年第2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承办城市后,何振梁先生才如释重负地听从家人的建议,前往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治疗。
   在那段时间里,几乎没有了关于何振梁的任何音信,唯一可以找到的就是2014年9月一段对何老先生“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病情描述。直到元旦期间才传来老人入住ICU病房的消息,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便是这位中国“申奥老人”的最后音信。

 

 



   回顾何振梁的一生,我们不得不直接跳跃到他与奥运的岁月,因为这段日子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何振梁为北京申奥付出了很多,两次演讲,均是北京申奥过程的重要节点,因此,很多人给何振梁下的定义就是:北京申奥由失败到成功的标志性人物。
   在这种定义下,有些人记住的或许是1993年,何振梁强忍泪水、祝福悉尼的那次握手,有些人记住的或许是2001年,当北京申奥成功之后,何振梁微笑着流下的眼泪。但不论哪一个画面,在“北京奥运”四个字的映衬下,都显得那样意义非凡。
 

 

何振梁:“申奥之父”的奥运人生


   2001年7月13日晚,莫斯科世界贸易中心,当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后,新闻中心的大屏幕上久久定格在一个动人的场面上:何振梁眼含热泪,与排着队上前祝贺的国际奥委会委员逐个握手、拥抱。
   北京两次申办奥运会,何振梁身心付出巨大,为申奥成功发挥了重要作用。
   何振梁自从1981年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以后,一直在为北京申办奥运这个目标积聚力量,积累经验。他经历了多次表决确定夏季和冬季奥运会地点的全过程,利用一切机会收集各个申办城市的文字资料,了解和观察各个申办城市拉票的做法,以及投票过程中各种势力、派别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是在1993年的北京申奥前夕,从国外媒体中传出一个谣言,引起广泛关注。
   身为中国奥委会主席的何振梁,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去辟谣。
   面对失败,何振梁选择了坚持,他没想到,有更多的人和他一样,也选择了坚持。时隔5年,北京再次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请承办2008年奥运会。消息传出,已经从国家体委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何振梁主动请缨,以70岁的高龄成为北京奥申委的顾问。

何振梁:“申奥之父”的奥运人生


   何振梁说:“申办奥运是我能为国家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一定会尽全力的。”送交国际奥委会的重要文件、20多万字的《申办报告》,他是英、法文审定者之一,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为了让外国朋友更多地了解北京和中国,他拖着年迈之躯奔波于世界各地。何振梁退休后一直身体不好,但申奥前夕忙得连看病的时间也挤不出来。自称“北京奥申委最年长的志愿者”的他说:“我对自己说,小车不倒只管推。”

   2001年7月13日下午,作为北京申奥代表团最后一位陈述人,何振梁的发言感人肺腑。北京时间晚上9点,在听取了5个城市的陈述后,第一轮投票开始,结果大阪被淘汰出局。随后开始了第二轮投票,而结果也马上揭晓,担任监票人之一的姆阿伊撕开信封胶条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萨马兰奇走上讲台宣布的时候,他向何振梁维维点了点头。
   离开投票现场,何振梁赶到斯拉夫饭店,出席北京申奥代表团新闻发布会。
   月圆之夜,何老久久无法入睡,他看着万里之外北京申奥成功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