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浩”这个名字从2013年开始,便因为一起“复旦投毒案”变的家喻户晓。1年8个月的时间,人们对这个名字的情绪开始变得复杂,从“黄洋死亡”那刹那的痛恨,到1审判决后,“死亡”二字让人们心生的反思,再到2014年一封177名复旦学生的“保命联名信”,“林森浩”这个名字越来越多的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心智不明”的群体。
  应该说,其实在林森浩一审被判处死刑的时候,人们都以为这就是结局,但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人们有点回不过神,先是林森浩同学“再给一个机会的呼唤”,紧接着就是林森浩二审“公堂上”的当庭翻供,直接将黄洋的死因从“恶作剧的谋杀”,改称为“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这其中似乎有着太多的谜题等待着人们揭晓。有人说,这场生命的判决在一个“情与法”的框架中开始迷失,也开始变了味道,但是在2015年1月8日上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一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下,所有的事情都被打回了“原形”。


林森浩:复旦才子“陨落记”

  1月8日上午9点,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复旦学生林森浩投毒案二审公开宣判。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林森浩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除了眼泪,勇气也是林森浩多次提到的关键词,当被公诉方问到为何第一次见到黄洋父亲没有告知时,他说和勇气有关。当被问到为何要在作案后看电影《牿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并在微博上写出电影台词,他的回答是“我觉得自己要勇敢”。当被指出为何在黄洋饮入投入毒物的水前和饮入后,都上网反复查毒物信息,林森浩的回答是“说到底都是一种慌张,就是寻找一种安慰”。事实上,今天他多次用“思想意识”这样的词语来为自己辩解。
  而在法庭上让所有人都没想不到是,林森浩为自己准备了三个大逆转,林森浩首先称,自己没有杀人的动机,并非由于生活琐事与黄洋不和,而是在愚人节跟黄洋开了一个玩笑。
  随后他称自己曾在投毒后,用刷牙的杯子接出了很多的水,并倒入一瓶矿泉水,毒量被大大的稀释了,并非一审所说的20倍以上的致死量,不过当检方发问,你有能力控制这个药物损伤的程度或者是你所说的恶作剧程度吗,林森浩回答控制不了,而在自己一审后亲笔写的致歉信中,林森浩说,对黄洋的所作所为,只是源于一闪念间的玩笑,当公诉方问到,如果这是玩笑,你的笑点在哪里,林森浩的回答则是“不知道”。

林森浩:复旦才子“陨落记”


  然而当天庭审现场最为关键的逆转,是林森浩的家人为他请来的一位关键证人——法医胡志强。2013年3月5日,胡志强接受了林森浩二审律师的委托,同另一名法医一起对这起案件全部材料进行文书审核,是审阅文书资料并咨询相关专家后,胡志强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被害人黄洋的死因并不是中毒导致的。
  针对胡志强的证言,检查机关的答复是,胡志强法医并没有对黄洋的进行尸检,只是根据文献病历的资料,就推翻此前的结论并不可行,审判长当庭表示,胡志强所说内容部属于刑诉法规定的鉴定意见,不能单独作为定案证据。
  在1月8日二审的公开宣判中,法官对以上争论给出回应,法官驳回了二审辩护人提出的死因重新鉴定的主张。
  法院认为,据警方及法医、入院抢救记录等证据,黄洋的死亡与林森浩投毒有直接关联,所投毒物从数量上也足以致命,乙肝说不予以采信。
  宣判过后,双方律师看法不一。
  而林森浩的另外一名律师表示,将陪林森浩坚持走完最终的法律程序。
  林森浩的父亲也表示,将通过律师从申诉程序。
  林森浩的父亲仍然期待对黄洋的死因做重新鉴定,说完这番话以后,这位父亲转身离开但没走几步路就昏倒在了马路上。而判决结束,被害人黄洋的父母也是情绪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