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随着一首名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在网络“病毒般蔓延”,余秀华火了。这个湖北钟祥市石排镇横店村的农妇,被学者沈睿誉为“中国的艾米丽•迪金森”。她的作品行文质朴、感情浓烈,在微信圈中被反复转发,并迅速被大家熟知与谈论。
  写了16年诗的余秀华,终于被大众认识。而余秀华之所以能够引起如此巨大的关注,主要还是因为她是一名脑瘫患者。脑瘫病症、农妇、爱情主题、毅力,当这些颇具显著性的要素集于余秀华一身,再加上媒体的大力推介,她想不火都难。
  所以,当一个照片上看起来显得有些土气,而气质又略显张扬的“中国版”海伦•凯勒出现在你的身边时,哪怕她不是一个诗人,也很容易打动你的内心。


余秀华:一夜走红的“女人、农民、诗人”


  现年39岁的余秀华,来自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家中务农。余秀华因为出生时脑缺氧而造成脑瘫,无法干农活,无法考大学,高二下学期便辍学。从此之后,她赋闲在家,诗歌成了她忠实的伙伴。
  2014年《诗刊》9月号,以《在打谷场上赶鸡》为主标题,重点推出了余秀华的9首诗歌作品,并配发了她的创作谈《摇摇晃晃的人间》和编辑评论文章。“一个无法劳作的脑瘫患者,却有着常人莫及的语言天才。不管不顾的爱,刻骨铭心的痛,让她的文字像饱壮的谷粒一样,充满重量和力量。”《诗刊》编辑刘年如是推荐。写了16年诗的余秀华,终被国家级文学刊物所识。
  《诗刊》介绍余秀华后,又将她的诗和随笔在《诗刊》博客及微信发布,激起了更大范围的一轮阅读和转发,尤其以《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最受欢迎。
  2014年12月15日,余秀华登上去北京的列车,参加了由诗刊社和中国人民大学共同主办的余秀华等5位“最低层的人”的诗歌朗诵会,诗刊社特为此次朗诵会出版《诗刊》,刊发她的诗歌作品20首。
“我跛出院子的时候,它跟着我们走过菜园,走过田埂,向北,去外婆家……我们走到了外婆屋后才想起,她已经死去多年。”在中国人民大学第三教学楼,当余秀华朗诵完自己的诗歌《我养的狗,叫小巫》时,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对于一名脑瘫患者,仅仅是朗诵也耗费了她许多力气。写了16年诗的余秀华,在首都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4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以《诗里诗外余秀华》为题,刊发了记者专访余秀华的文章。正是这个报道成为写了16年诗的余秀华之后红遍微信圈的开始。

余秀华:一夜走红的“女人、农民、诗人”


  一夜之间,余秀华的诗在微信上红了。
  “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诗刊》编辑刘年如是推荐。  
  诗人沈睿则说,这样强烈美丽到达极限的爱情诗,情爱诗,还没有谁写出来过。他甚至将余秀华比作了中国的艾米丽•迪肯森。
  不过,将余秀华比作艾米丽•迪肯森,还是引来不同的争鸣,认为这个比较有些过了头。出版人、诗人沈浩波在微博上写道,“仅就诗歌而言,余秀华写得并不好,没有艺术高度。这样的文字确实是容易流行的。这当然也挺好,只不过这种流行稍微会拉低一些诗歌的格调。不过再怎么拉低,比起轻浮的乌青体来,总还算不上丢人败兴。”
  评论家、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认为,身体患疾为余秀华的创作加上了同情分,但文学评论界不能不管艺术标准,他认为有些评论里添加了过多的感情色彩,就像在某些儿童画里见到了“毕加索”或“米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