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普通人来说,“监狱”里的模样大都是通过影视作品和想象来完成。在人们心目中,监狱里的生活就算不是水深火热,但最起码应该是清心寡欲,一心改造。毕竟,监狱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曾经失足的人们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只是,如今这座神秘的“讷河监狱”却是让人“惊吓连连”。
  然而,当我们搜索一下关于监狱的资料,就会发现,人们对这个机构其实早已诟病连连。有的监狱安插了大量闲杂人员,会见手续繁琐重复,效率极为低下;有的呢则是一览无遗、草率马虎,手续简单得连律师都不好意思。还有的监狱,人出来时呆呆傻傻的,好比从外星上回来的一样。然而在此次事件中,原本应该戒备森严的监狱,却成为了在押犯轻松赚钱过日子的乐土,其夸张程度令人咋舌。这其中到底隐藏着多少问题,又有着多么严重的漏洞,不得不引起所有人的深究。
 

王东:讷河骗色犯的“监狱风云”

 


  据媒体报道,今年28岁的王东是黑龙江省林甸县人,对于监狱,这个年轻人并不陌生。从2005年因抢劫服刑以来,十年间,他三次入狱,每次罪名都不一样。2012年因绑架罪入讷河监狱服刑,王东已属三进宫。然而正是在第三次服刑期间,他开始一边改造一边犯罪。
  在澎湃新闻记者的调查中发现,王东在押期间,通过微信联系发展了多名情人。随后利用微信诈骗,其中受骗数额最高的是在讷河监狱工作的一名女性蔡某,被骗8万元。
她(蔡某)不是在监狱里工作的,监狱周边也是有工作人员的,监狱有自己的农场,还有很多产业。后来王东告诉她,自己是犯人之后,她就跟王东有一段时间,把王东的联系方式什么都删掉了,后来王东不停纠缠她。
  据了解,这位被骗金额最多的蔡某,从未见过王东。然而王东称自己有投资项目,利润回报极为可观。
因为王东使用了很多手段,这种骗的手段,虚构自己的,比如说家里有房有车,拿车房做抵押去骗,然后就问她借钱,然后她就给他了。
  此外,王东还通过裸聊等方式获取了一名女性李某的裸照,并加以威胁。威胁之外,李某以亲属身份,进监狱与王东单独会见。
因为李某和他不是夫妻关系,她是假装与王东是夫妻关系,以这个名义进行会见。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肯定是要核查的,她就跟王东事先按照约定,找到了看守大队的队长刘艳东,给了他3000元钱,然后刘艳东就把李某放进去,然后安排会见了。会见的地方就是在会见室的警察值班室,他们单独会见的,然后会见的时候他俩就发生了关系。
  据了解,包括李某在内的两名女子,与王东并无任何亲属关系。但是监狱民警先是以兄妹名义,后以夫妻名义,多次为他们办理会见手续。调查组工作人员还通过调取王东与受害人的会见视频发现,在共餐室探视期间,按监狱规定,两人应对坐,但是两人坐在了一侧并有亲密搂抱行为,民警及时制止。
  对于媒体报道的王东与被害人在监狱发生发生关系的情况,监狱民警极力否认。调查组试图调取相关视频了解情况,狱方以时间长找不到为由,不能提供。目前,调查组正在试图恢复视频,寻找突破。此外,澎湃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在监狱中出现的违禁物品,不止手机一项。
  因为很多消息源给我证实,他们那边附近有一个商贩叫孔德玲,他们很多人往监狱带东西,都是先把东西放到孔德玲那个地方,然后会有监狱的狱警从他那取走,然后带进去。像酒什么的,包括那个烤串,就是可以放在他这,带进去。

王东:讷河骗色犯的“监狱风云”


  那么,在这座监狱里,能使用手机的犯人,又是否只有王东一个人?
  他们这边以前有过民警,给犯人传递手机遭到处分的,王东肯定不是第一个,以前也有犯人用手机的。
  王东在服刑期间能在继续犯罪的行为匪夷所思,但正是因为相关涉案民警和责任人的纵容和不负责任,才导致这个丑闻的发生,让监狱管理的禁令成为摆设也让该案变得疑点重重。
  根据我国《监狱法》的规定,监狱的人民警察不可以违反规定私自为罪犯传递信件或者物品,如果有这种行为构成犯罪的,要追究刑事责任。而根据《司法部2006年关于加强监狱稳定工作的若干规定》,明确禁止罪犯在监狱里头私藏或者使用移动电话。然而,透过这一起事件,这些规定好像都被突破了。
  根据现在的监狱警察的违法违纪行为的处理规定,还有结合您刚才谈到的我们几个法律规范。上一次是调查,我个人的看法还是应当有进一步再考虑的余地。比如说按照我们违法违纪行为的处理规定,违反规定允许罪犯携带使用通讯工具的,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在这个案子里面显然情节已经非常严重,因为他通过这个通讯工具已经实施了犯罪行为。
  另根据相关的规定,服刑的人员可以见亲属和监护人,但是这两名女子与王东没有任何的亲属关系,但是监狱民警先是以帮忙,先是以兄妹名义,后来以夫妻名义多次为他们办理会见手续,使他们以亲属的名义会见相关民警被追责。
  而这件事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王东与被害人是否在监狱发生性关系?但是一个有值得耐人寻味的一点细节是,狱方以长时间找不到为由,不能提供。